新兴经济体或将面临金融危机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
分享该文章更多相关文章

去年以来,受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美国能源革命、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等因素影响,世界经济特别是新兴经济体经济和资本市场动荡加剧。最近,中国A股市场波动、人民币有所贬值等,更是被西方经济界错误解读为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开始走下坡路,面临新一轮金融和经济危机。不少人因此忧心忡忡。


进入21世纪以来,新兴经济体或者说发展中国家整体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GDP)上的占比已与发达国家不相伯仲。中国作为主要发展中大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发展趋势更是令人瞩目。那么,从全球宏观角度观察,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经济状况究竟如何?


让我们对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及准备加息、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这三个方面做些深入、客观的分析。


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在于全球经济复苏缓慢


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大幅下跌,是许多经济学家判断世界经济呈停滞和衰退趋势的重要标杆。世界银行最新《大宗商品市场展望》季报预测,今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将持续疲软。根据大宗商品指数,主要工业原材料价格跌到了2002年3月以来的最低点,下跌40%以上。


石油和铁矿石价格“断崖式”下跌最抓眼球。石油价格2014年底开始急速下降,目前徘徊在每桶50美元以下,一度跌破每桶40美元。铁矿石从2011年峰值下跌了77%,铜、锌、铝等价格均创下6年新低。预计2015年能源价格将比去年平均低39%,非能源大宗商品比2014年平均低12%;金属价格比平均低16%,农产品平均低11%。


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持续下跌对资源出口型新兴经济体影响最大,巴西、南非以及非洲和拉美的一些传统资源出口国不仅GDP增速“急刹车”,国民收入锐减,而且引发了一系列金融和经济问题。最近,标准普尔公司把巴西评级从BBB-下调至BB+,进入垃圾级别。这对巴西是又一重大打击,将削弱市场对巴西经济发展的信心,甚至触发巴西资产的抛售。而同为资源出口国的俄罗斯今年上半年GDP萎缩了3.5%,因为资源出口型国家经济结构使然,能源、资源价格下跌对政府、企业和投资者都带来了巨大冲击,经济转型步履艰难。在全球化各国经济相互依存日益紧密的年代,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直接和间接影响十分广泛。


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系多重因素诱发,全球经济复苏缓慢是价格滑坡的主要原因。美国、欧洲、日本经济均增长缓慢,欧洲和日本更是债务缠身。发展中国家虽然总体增速超过发达国家,受世界市场萎缩等因素影响,GDP增速也开始放慢。其中,中国对工业金属需求占全球的40%左右,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转变,加上产能过剩,对大宗商品需求有所减弱。


综合看,除了因为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缓慢因素,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持续下跌,一是因为总体供过于求,据高盛公司估计,从过去波动周期看,消化资源产品过剩产能约需要15年时间。以石油为例,全球原油产量与消费差距拉大,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二季度原油日产量3125万桶,而需求每日2826万桶。原油价格持续走低,使大宗商品市场笼罩在浓重阴影之中。其他大宗商品也多数供过于求。二是大宗商品主要计价货币的美元走强。这点下面再叙述。


美联储加息预期引发资金回流


美联储货币政策出现转折性变化,2014年结束量化宽松后今年下半年加息预期增大,对世界经济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和经济影响深远。国际资本市场大量资金回流美国,已危及一些债务负担沉重的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安全和经济稳定。


近来,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已,各金融市场联动导致金融恐慌指数飙升。许多国家央行都准备或已经出手救市、干预市场。全球金融一体化时代“蝴蝶效应”明显,其背后隐藏着系统性金融风险。事实反复证明,能产生系统性风险的往往是全球金融中起主导性作用的力量。美联储加息预期和美元走强很可能是系统性风险的“导火索”,而一些经常账户逆差大、美元计价债务多的发展中国家就可能是世界金融堤坝塌陷的“缺口”。


最近,围绕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已经给世界各地股市和货币市场造成持续动荡。不少新兴市场经济体央行行长纷纷呼吁美联储结束这种“引而不发”的加息预期,干脆尽快加息,了却市场不确定性导致的反复动荡。


现实是,因为美元的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地位,全球货币政策说到底是美国的货币政策。只要这种状况一天不变,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对世界经济的巨大影响也不会有丝毫改变。目前,美联储资产为4.5万亿美元,是危机前的5倍,抵押支持债券(MBS)和国债占比超过90%,负债主要是超额准备金约2.7万亿美元。2014年美国退出量化宽松(QE)开启了全球货币新一轮周期,全球货币宽松、资本充裕的外部环境发生根本性逆转。


这对全球货币体系是结构性、周期性冲击,而且这种冲击是全球性的,一般会持续数年,将使各国面临美元流动性“断崖”风险。美元供给的“总阀门”掌握在美联储手中,它在2014年逐步结束量化宽松后,全球货币基数随之下降,“美元资金池”水位也下降了。这对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产生大量资本回流的冲击,带来本币贬值和债务负担增加等金融风险和经济困难。发展中国家对全球货币政策和流动性没有多少发言权,只能深受其害,有苦难言。


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统计,2014年,从新兴市场流出的资金约1万亿美元。而且,受美元升值及美联储加息预期影响,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趋势有增无减。据最新统计,新兴市场股票基金资金流出量达到近月来最高点,新兴市场债券基金资金流出量达2014年初以来最高位。资本外流、回流加上本币贬值预期继续强化,新兴经济体资产市场和汇率压力也持续增大。


全球资本流动性缩减的另一个原因是“石油美元”流动性减少。近十多年OPEC和其他石油生产国大量“石油美元”流入新兴市场,为全球金融系统提供了充裕的流动性。如上所述,由于美元系大宗商品计价货币,其持续升值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降,“石油美元”减少,其流动性缩水自然难以避免。这对全球资本流动性也有较大影响。因为油价暴跌和“石油美元”大幅减少,2014年新兴经济体能源出口国净撤资达80亿美元,系18年来首次。


再就是“贸易美元”或者“商品美元”对全球资本流动性的影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去杠杆化和贸易额萎缩使新兴经济体贸易盈余持续下降,外汇储备也随之减少。目前其外汇储备占GDP的2%左右,低于危机前平均5%的水平。IMF数据显示,2014年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同比下降1145亿美元。


虽然,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困难类似于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但目前发展中国家的金融经济状况已今非昔比。一是发展中国家货币汇率大多已与美元脱钩,采取浮动汇率制;二是如今发达国家大多购买以当地货币计价的债券,巴西、南非、印尼、马来西亚、土耳其、墨西哥等国的政府债券25%~50%由外国拥有;三是现在新兴市场经济体汲取亚洲金融危机教训,普遍拥有数额相当大的外汇储备,以防不测。这三方面变化足以说明,发展中国家具有抵御国际游资大幅度进出巨大冲击的能力。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


中国经济状况如何,真的要出问题?其实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最近,李克强总理在大连夏季达沃斯会议上表示,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源之一,现在中国经济的走势是缓中趋稳、稳中向好。一是中国经济潜力巨大,内在韧性强;二是结构性改革正在释放改革红利;三是“双创”即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形成势头,成为推动发展的强劲动力。


近日在土耳其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讨论了全球经济形势和推动经济增长之策,与会者对中国经济表达了充分信心,认为中国经济保持7%左右增速没有问题。


IMF总裁拉加德表示,目前全球经济面临新的不确定性,金融市场波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一些国家货币贬值,中国经济增长处在转型期,出现一些“颠簸”不足为奇。与会中国官员强调,中国经济基本面并未发生实质性改变,对外贸易保持较大顺差,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尽管金融市场出现波动,但中国政府深化改革的决心没有改变,各项改革将继续有序推进。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增速将保持在7%左右。中国政府保持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宏观经济政策“战略定力”,并未格外在意短期经济波动。中国经济在人口红利消失、资本回报率下降的背景下,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和开放,着力推动结构性改革,不断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今年经济增长势头稳定,基本面没有改变。


G20各国专家普遍看好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认为目前处于调整阶段,未来增长潜力巨大,无需为中国经济过分担忧。中国经济存在投资过热现象,经济增速略有下降很正常。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内需比重还较低,这实际上就是中国经济的增长空间所在。


从以上可以看出,中国经济波动并不是世界经济遇到“顶头风”的根源。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虽然遇到程度不同的困难,但总体发展势头依然看好,将继续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中国近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达30%以上。由此可见,任何唱衰中国、唱衰发展中国家的论调,如果不是“一叶障目”,那么就是有意为之,以转移国际社会的注意力。


在分析了这些影响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新兴经济体依然是世界经济发展的推动力,目前面临的困难具有全球性、周期性和受大环境影响等因素,需要发展中国家团结一致,需要世界各国齐心协力,共同应对可能产生的金融和经济危机。


首先,金砖国家组织等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机制要加强协调与合作十分重要。同时,发展中国家也需要通过G20等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推动包括主要发达国家在内全球范围的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各国对即将在土耳其召开的G20峰会寄予希望,对中国将于2016年接任G20主席国更是寄予厚望。



第二,要积极鼓励和推动发展中国家间、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间的国际产能合作,助推世界各国经济的可持续、均衡发展。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建设并带头成立亚投行就是希望借此走出一条全球合作共赢的新路。


第三,创新发展、分享经济是各国正在探索的经济发展新路径。在信息革命加技术革命融合发展的新时代,经济活动全球扁平化和通过分享、协作方式推动全球“双创”,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寻找经济增长新亮点,提供了成功的思路和实践。发展中国家要利用后发优势,互帮互衬,实现“弯道超车”。


发表日期:2015-09-15
返回顶部
图片新闻
Image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News
  • 关于ARID
  • 关于ARID
  • 关于ARID
  • 关于AR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