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自贸区红利:环渤海先受益更需先改革
分享该文章更多相关文章

专访南开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中国APEC研究院院长盛斌

|中韩自贸区红利:环渤海先受益更需先改革

韩国企业在中国投资很多,除了山东、辽宁沿海地区,在天津滨海新区也有许多韩国企业。中韩自贸区除了双方关税的降低与贸易便利化外,今后还有投资的自由化与便利化,这有利于韩国企业进一步产业升级,在现有产业聚集的基础上扩大对天津以及京津冀地区的投资。

6月1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尹相直在韩国首尔正式签署中韩自贸协定,这是我国迄今为止对外签署的覆盖议题范围最广、涉及国别贸易额最大的自贸协定。

中韩自贸区的签订是东北亚合作的一个突破,作为面向东北亚合作的重点地区,东北和华北地区成为受中韩自贸区影响最大的地方。此外,天津自贸区的一个任务就是面向东北亚开放。

中韩自贸区能对天津自贸区、京津冀乃至环渤海地区带来哪些影响,在中韩自贸协定之下,这些地方乃至更广泛的国内区域,应该做出哪些应对调整。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南开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中国 APEC 研究院院长盛斌教授,他认为环渤海地区最先受益,但也最早承受压力,最早践行新规则和新条款。

|中韩自贸区突出影响环渤海 《21世纪》:中韩自贸区会影响国内哪些区域?对于天津自贸区以及京津冀地区来说能带来什么影响?

盛斌:中韩自贸区影响的主要是中国的华北、东北地区,在环渤海地区最突出。两国之间大量的贸易、投资、物流、港口联系就在这个地方,这里还有密集分布的韩资企业。

在中韩自贸区中有一个地方合作条款,主要是韩国仁川自由经济区和山东省威海市合作。虽然地方合作不涉及天津,但中韩自贸区还是对天津十分有利,最主要的是使天津自贸区的港口、贸易、物流、转口等受益,现在天津自贸区发展的五大机遇叠加就包括对接中韩自贸区。

从韩国到山东半岛和渤海湾比较近,通过天津这个节点可以将“一带一路”与东北亚经济圈联系起来,将中韩自贸区和“一带一路”对接。通过发展多式联运,可以扩大韩国沿海港口与天津港轮班、航线和延伸至内陆地区的物流干线联系起来。

《21世纪》:对天津自贸区除了港口物流,还有哪些方面的影响?

盛斌:港口、物流、贸易这是最直接的影响,还有就是跨境电子商务,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抓手。根据中韩自贸区协定,关税降低以后韩国商品可以更自由、便捷地进入中国市场,比如服装、化妆品、电子产品及其他生活用品,天津自贸区应该采取一些具体措施对接中韩自贸区,可以建设保税物流仓库、直销中心等,更进一步促进中韩贸易。

韩国企业在中国投资很多,除了山东、辽宁沿海地区,在天津滨海新区也有许多韩国企业。中韩自贸区除了双方关税的降低与贸易便利化外,今后还有投资的自由化与便利化,这有利于韩国企业进一步产业升级,在现有产业聚集的基础上扩大对天津以及京津冀地区的投资。

《21世纪》:但是天津以制造业为主,这和韩国的产业同质化是不是比较严重?

盛斌:天津尤其是天津自贸区优先发展先进高端制造业,比如航天航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品、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这其中有些行业韩国还是有优势的,可以向其提供供应链配套,也可以进行服务外包以及联合研发合作。

金融方面也有一些机会,天津自贸区要扩大金融开放,扩大外资银行准入,允许建立合资银行,韩国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也可以进来。韩国银行还可以为作为财团中心,为进入中国市场的韩资企业的投融资服务。

天津自贸区为中韩企业提供制度红利

《21世纪》:在制造业转移方面韩国是否也会看好天津?

盛斌:从地理和成本优势看,可能优先受益的是山东半岛还有辽东半岛地区。但是天津尤其是滨海新区在发展中集聚了大量的韩资企业,出于产业聚集和供应链配套效应,也出于不同目标市场,对韩国企业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有的市场是地域性的,京津冀地区对韩国企业来说就是个目标市场,它的生产投资不光是出于成本的动机,还有出于市场进入的动机。

其他地区可能在劳动力、土地、税收上有成本的优势,但跨国公司投资动机是多元化的,对市场的规模与综合营商环境要求也很高,有的就是为了接近规模大的目标市场、高消费的产业和群体,从这方面看京津冀地区可能还有更大的吸引力。

《21世纪》:中国企业走出去,从天津自贸区这个窗口会获得什么便利?

盛斌:天津自贸区在对外投资方面有很多便利化措施,特别是要建立对外投资信息平台、境外资产和人员安全风险预警和应急保障体系还有对外投资利益保护机制,对外投资的外汇管制也将放松。具体有哪些内容还是要看天津自贸区的122条制度创新清单中的相关部分。

中国企业通过天津自贸区的窗口,利用平台机制可以扩大对韩国的投资,具体在哪些行业、项目领域还是要根据中国对外投资的比较优势来决定,中韩自贸区框架内跨境电商、建筑、航运可能是比较受关注的内容。

| 以高版本自贸协定推动境内改革 《21世纪》:中韩自贸区关税没有削减的集中在哪些领域?

盛斌:对于韩国方面,主要是农产品、水产品等,关税基本维持不变,或削减缓慢。汽车等重要工业品被排除在关税削减之外,冰箱、洗衣机等家用电器的关税要在10年后才削减为零。韩国关税减税方案对中国出口企业的影响要通过具体统计数据来分析,不像想象的那样,在协定生效后韩国一下子把关税都降下来了,许多敏感产品要经过一个比较漫长的过渡期和保护期(比如10、15、20年)才能实现完全的自由化。

关税只是贸易保护中的一个部分,还有其他的非关税比如配额、许可证的削减。中韩自贸区比中国-东盟自贸区版本高,还包括政府采购、竞争政策、投资、环境等比较高质量的条款,这个协议通过后会对中国境内的保护壁垒提出更高的调整要求。

《21世纪》:它对境内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盛斌:要求国内很多政策更加趋于市场化、自由化和法治化,比如环境和劳工标准,要符合更高的标准。另外比如政府采购和竞争政策,就不能有更多垄断现象出现,国有采购等特殊的利益要做出调整。贸易便利化方面要符合国际规定,海关、相互认证等要更有国际化水平。

《21世纪》: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中韩自贸区能带来什么改变?

盛斌:沿海地区特别是环渤海地区,是中韩自贸区的主要受益者,这些地方的开放程度和水平达到了较高标准,使得高水平的贸易与投资规则能率先在这些地方实施。这些地方既然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受益最大,也是最早受到压力的区域,更是最早践行新规则和新条款的区域。韩国在这些地区有更多的商业利益,也会要求这些地方相应作出更多调整。

发表日期:2015-06-02
返回顶部
图片新闻
Image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News
  • 关于ARID
  • 关于ARID
  • 关于ARID
  • 关于ARID